您的位置: 潮阳信息网 > 星座

王座主宰 第六十一章 危机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1:59

王座主宰 第六十一章 危机

西北要塞,莫扎城。

第三军团军团长,前无垢者高级军官斯帕克正冷峻的看着城外的多斯拉克骑兵。

天空只能看见厚厚的云层,已经看不到蔚蓝的天空了,被厚实的云层所覆盖的世界,没有夜晚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白天,只是在不断地聚积着令人窒息的压力。

从城墙上望下去,远方到处都是乌压压的多斯拉克人,甚至就在离城墙不远处,还有些自持骑术高超的多斯拉克骑兵,他们在距离城墙恰好一箭远的地方,用难度很大的骑马动作来回奔驰、咒骂、炫耀、向城墙上射箭。

面对挑衅,城墙上的第三军团弓手也不甘示弱,少部分臂力超过常人的精锐弓手在军官的命令下,开始瞄准城外用多斯拉克语言大呼小叫的骑兵展开回击。

普通弓手射不到这些来回奔驰的多斯拉克骑兵,但这些精锐弓手射出的弓箭在一箭距离之外仍能保持一定的惯性,时不时便能射中几个多斯拉克骑兵。

而面对迎面而来的弓矢,这些多斯拉克人也不以为意,灵活躲过的多斯拉克人往往会赢得一阵欢呼声,而被射中的多斯拉克人无论是重伤还是轻伤,都会引来周围同伴无情的嘲笑声和讥讽声。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一段时间。

死亡,从小就在战斗中长大的多斯拉克人一点也不陌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这三天里,他们曾多次攻打莫扎城,第一次是想直接冲入城内,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差点成功的,幸好城堡守卫反应迅速,当地面开始微微颤抖时便驱赶进城百姓,关闭大门,将距离城门百米不到的多斯拉克骑兵关在了外面,要知道百米距离对于骑兵来说,可能只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可以跨过。

之后几次,多斯拉克骑兵面对的都是严正以待的守城士兵,于是这些多斯拉克骑兵开始运用他们的“战术”。

1.挥舞着钩绳试图将城门拉下,但作为西北要塞的莫扎城,它的城门不说有多牢固,但至少不是几根钩绳能够解决的,并且城门的缝隙比较小,很难有能够让钩绳借力的地方。

2.嘴巴咬住弯刀,右手扛着粗制滥造的盾牌,左手爬着更加粗制滥造的攻城梯,快速往城墙上爬去,接着他们就感受到了无垢者长矛的威力。

3.用手上的钩子钩住城墙边沿,想要像刺客信条一样,直接顺着绳子爬到城墙上,当然,这种办法比以上两种办法都要蠢,所以面对有重兵把守的莫扎城,马背上的多斯拉克人也不傻,试探了几次,发现不能迅速攻占莫扎城后,直接就开始了他们最擅长的围城以及开始向四周扫荡。

围城就是运用骑兵强大的机动能力,切断补给包围城堡,同时分兵歼灭敌方增援部队直至敌人投降或者饿死。

而扫荡则有三个目的,搜集炮灰,驱赶难民,扩散恐怖。

搜集炮灰是为了驱赶百姓进行攻城,多斯拉克骑兵则在阵后维持俘虏的次序,在城破之前不投入战斗,以减少伤亡。地方不忍杀同胞和后阵的残暴是这个战术成功的原因。

驱赶难民则是领主们最害怕的,多斯拉克人不攻城,只是骚扰城堡周围的村庄,村庄中的难民会向领主的城堡中避难,过度的难民会导致城堡的混乱,和粮食危机。

如果不接纳难民,必然会导致暴乱,很可能会发生农民起义,而无论那种,都会导致粮食无法正常生产,和农民对于国家的不信任,对于抗敌有很大的影响。

至于扩散恐怖有一个很典型的案例,曾经有一个国度,多斯拉克人屠城后,将尸体丢弃到水道

,十多万的人尸被投入河流与大海,并将同时将尸体投入井户,彻底污染地下水。

有时多斯拉克人偶尔也会留下数百名目睹屠城惨状的百姓,将他们送给其他城池,以扩散恐怖。

攻防之前,生化战和心理战已经开始,极端的恐惧会笼罩敌人,和从小杀牛宰羊,将杀戮生灵为乐趣的游牧民不同,农耕民很少见血腥,因此在生化和心理的双重打击下,其他城市百姓未战先怯,陷入了极度的恐惧。

这种非人类的战争方式,是多斯拉克人最强的战术,通常人类战争的目的,不过是占领资源或者掠夺财物。对于百姓等非军事人员,通常都是减少伤亡为主,毕竟战争之后,还需要重建,但是多斯拉克人对各地的战争,从来就不考虑重建。

他们杀光所有反抗的人畜,将剩余服从的人当作奴隶。

幸好这些办法对于莫扎城效果同样很难说。

莫扎城本身已经靠近大草原,地广人稀,没有多少村庄城镇,就算多斯拉克人找到了一些俘虏,在不久前才占领这个地区,还没有摆脱侵略者身份的第三军团士兵表示,凡是胆敢靠近城墙的,一律杀无赦。

同时,城内还有充足的粮食和水源,种种优势让第三军团的每一个人都对守住莫扎城充满了信心。

可与其他人不同,军团长斯帕克心中反倒充满了忧心,没有人是傻子,多斯拉克人也不是,他们只是不喜欢动脑子,一旦他们发现根本攻不下莫扎城。。。。

“哈哈哈哈,斯帕克,你在看什么,我要不要给你一把弓箭,让你对这些鸟人射几箭。”斯帕克背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身穿黑色铠甲、高个儿的第三军团弓手军官迪米特利大笑着走了过来,“要我说,我们根本不需要向国王陛下求援,这些只有一匹马,一把弯刀的野蛮人还想进攻城堡,这就像天上的太阳会消失一样可笑。”

“这并不可笑,迪米特利。”斯帕克看着前方不咸不淡的说道,“我看到过一本书,书上写着太阳在某一天内消失了一段时间。”

“你看的肯定是一些脑子中充满白日梦的人写出来的,斯帕克。”迪米特利撇撇嘴巴,打算继续说些什么,抬头却忽然发现,远处密密麻麻的开始有些骚动,一部分骑兵开始往另外两个方向离开,“这些野蛮人又要攻城了!”

“不,他们分兵了,迪米特利。”斯帕克手掌紧紧捏紧石质城墙,嘴巴有些发苦,他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多斯拉克骑兵发现一时半刻攻不下这里,开始绕过莫扎城向暴风王国内部进军。

“我们必须做些什么,不能在这里傻看着!!”看着浩浩荡荡离开的多斯拉克骑兵,军官迪米特利也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愤怒的喊道,“要不我带人出城吸引住这些杂种。”

“不能出城。”军团长斯帕克毫不犹豫的回绝道,“你看那里,数量至少还有5000。”

斯帕克指着留在原地没有离开的多斯拉克骑兵,“一旦被缠住我们就完蛋了,那些还没离远的多斯拉克人立马会返回。”

“那该怎么办?”

“把所有骑兵派出去,让他们去通知陛下、大臣,还有我们背后所有城市,多斯拉克人绕路了,让他们做好准备!”

“至于我们。”军团长斯帕克狠狠的锤了一下城墙,咬牙说道,“开城门,给他们一点希望,看有没有办法吸引住他们。”

“好的。”迪米特利毫不犹豫的一边向城墙下跑,一边咆哮,“所有人戒备!!无垢者第一团,第二团准备!开城门!!”

温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滁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西藏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温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常州好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