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潮阳信息网 > 游戏

狂飙棉价传导到消费市场终端全棉内衣涨价两

发布时间:2019-10-13 05:27:05

  狂飙棉价传导到消费市场终端:全棉内衣涨价两成

  积压半年的衬衫一扫而空  本报昨天报道了棉花价格疯狂上涨,在这朵疯狂棉花的价格牵动下,原材料成本的压力已经传输到下游的棉纺企业、加工领域乃至终端消费市场。  昨天,走访了杭州部分纺织企业、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和四季青面料市场等专业批发市场后发现,今年冬天杭城棉布料和服装涨声一片,秋冬棉衣已经开始涨价,涨幅至少20%,并且可能进一步上涨。消费者今年冬天买衣服的花销,可能又得多掏点钱。  A 料服装普涨两成 批发商赚跑量费  昨天上午,年轻妈妈黄女士在四季青童装批发市场某品牌婴童服装店给儿子买衣服时发现,同样品牌的儿童纯棉内衣,已经从去年的35元涨到了45元。讨价还价了半天,最终以42元买了四套,他说“多买两套吧,万一再涨,就更不划算了。”  “一件棉料夹心的外套,厂里出厂价就涨了10多元/件,不加价卖根本没钱赚,我也没办法啊。”在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内,某品牌服装批发商周女士正在跟客户解释。她告诉,这几个月来,棉料服装的价格都出现了10%~20%左右的涨幅。  服装价格上涨,销量有些下降,周女士店内的部分棉料衬衣往年一个月能批发50多件,最近几个月都只有30多件的量。  某品牌女装的代理商王女士则表示,之前的款式还没有接到厂商调价的通知,但是新款的价格都已经上调20%左右。  她同时表示,现在制成的服装,多数都是在夏季就已经订下布料,因此近期棉花价格的快速上涨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等到年底制作出来的棉料服装价格可能涨得还要厉害。今年服装价格调得多、调得快,面对涨价预期,批发商和代理商们都很纠结。  不仅批发商纠结,服装生产商同样纠结于成本上涨和调价问题。  看着生产冬季棉裤的棉布价格一路从12元/米涨到15元/米,湖州吉吉熊童装有限公司经理叶先生还在庆幸之前一次性储备了几万米的布料,否则今年的生产成本压力不小,现在怎么调价还拿不定主意。  “价格还是打算暂时不上调吧,童装如果调价太明显的话,可能会直接影响一些经销商和批发商,现在竞争这么激烈,调价太敏感了。”她表示,如果别的厂家上调价格,她肯定也会上调。  对于用棉量需求较大的保暖内衣,棉花价格的波动对成本影响明显。义乌金盾服饰老板陈云强在今年4月份接盘了上海传统内衣品牌“俞兆林”,没想到接盘不久就遇到了棉花价格疯涨这道坎。“不少保暖内衣品牌今年都有上涨的意思,不过经过考虑,我们还不准备涨价。”陈云强说,企业还有办法消化成本,不想过多转嫁到经销商和消费者头上。  B 料涨价 销售商赚了吆喝没赚钱  比起服装市场里人头攒动的热闹景象,杭州四季青面料批发市场内显然冷清了不少。  昨天,在杭州四季青面料批发市场二区,不少从事棉布料生意的店主或在闲聊,或在上游戏打发时间。尽管棉布料的批发价格不停地往上翻,10月前三天更是出现过平均每天每米涨价5%的行情。但这里的很多店老板还是告诉,他们并不赚钱,而且今年的生意特别难做,只赚吆喝不赚钱。  “今天一米布都没卖出去,价格涨得太快、太高,没什么人上门。”一位批发商吴先生告诉,价格上涨后,不少下游成衣加工企业客户都选择观望,打问价格的多,上门买布的人少,本来利润就薄的生意,很难做。  捷丰布业负责人张沛升也表示,他的店里挂了上千种各类含棉的布料,每个月能卖几万米布,但批发价只能跟着生产企业提价,利润没有增加,收益不高。  对于棉花占成本五成以上的棉纺类企业来说,棉花价格的一路高涨将迫使企业盈利步入艰难的“走钢丝”时代。业内人士分析指出,棉花价格每上涨1%,企业毛利率就会下降0.53%。  杭州永翔纺织品有限公司是一家常年从事棉纺纱的企业,据总经理索正喜介绍,棉花占到该企业总成本的75%,棉花持续涨价使得他们企业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由于该企业曾在去年以14000元/吨的价格大量囤积了低价棉花,目前还有2000吨库存棉花,生意还能维持到年底。不过一旦库存用完,只能采用高达25000元/吨的新棉,企业立即会陷入亏损。  这种情况正在迫使大量棉企提高产品的出厂价格,而上游产品的涨价使得下游的经销商正在感受巨大的压力。  了解到,近三个月杭州四季青面料批发市场棉布料涨幅凶猛。以全棉布料为例:8月份时批发价格36元/公斤,9月份38元/公斤,10月份时批发价格已经达到42元/公斤。  C 店积压半年的衬衫全被定走  同样,棉花涨价这个“蝴蝶翅膀”一扇动,也影响了电子商务。  在淘宝做衬衫生意的朱丰,前段时间还在为衬衫销路不畅发愁,现在却开始为找低价货源发愁。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朱丰店积压半年的5000多件长袖衬衫全被定走了,买主是嘉兴一家新开张的服装城店主,付了20万元。  朱丰以前的货源主要来源于诸暨一家服装厂,但最近该厂突然停业了。朱丰到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转了一圈,发现服装价格已经比去年高出了一大截。“一件纯棉厚长袖衬衣,去年拿货的批发价也就在50多元一件,最近批发价都报到70多元了,涨得太快了。”上的价格战也很猛,朱丰打算休息一阵,看看能不能做点别的生意。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站无关。本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

民生评论
智能
情感日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