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潮阳信息网 > 游戏

流年寶黛外傳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4:15:20

  一个是阆苑仙葩,

  一个是美玉无瑕

  若说没奇缘,

  今生偏又遇着他;

  若说有奇缘,

  如何心事终虚化

  一个枉自嗟呀,

  一个空劳牵挂

  一个是水中月,

  一个是镜中花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

  怎禁得秋流到冬尽,

  春流到夏

  ——引子

  【前言】

  谁知这年冬底,林如海的书信寄来,却为身染重疾,写书特来接林黛玉回去贾母听了,未免又加忧闷,只得忙忙地打点黛玉起身宝玉大不自在,争奈父女之情,也不好拦劝于是贾母定要贾琏送他去,仍叫带回来一应土仪盘缠,不消烦说,自然要妥贴作速择了日期,贾琏、宝玉与林黛玉辞别了贾母等,带领仆从,登舟往扬州去了

  【共赴扬州】

  “老祖宗,我也要想去看望姑老爷,顺便看一下江南的景致”贾宝玉实在舍不得林黛玉离开,加之近日贾政出关外办,不在府上,贾宝玉才敢来央求贾母

  “不行,病人不干净万一传了你,我怎么跟你老子交代,宝玉,听话”无奈,贾宝玉任性,谁也拦不了,再三哀求贾母,“我一定小心就是了”

  贾母只好派人跟着,并嘱咐道:“你们当心伺候你们主子,宝玉要有个好歹,看我回来不打断你们的腿”仆人们连忙诺诺称是,退了出去

  一路之上,黛玉手拿书信,一个劲儿地哭泣,宝玉赶紧安慰:“好妹妹,兴是姑老爷想你了,这才在信里写重了些”

  “是呀, 姥爷身体一向健朗,许是想念 了”黛玉的丫鬟雪雁也紧着宝玉的话头劝解黛玉黛玉这才止住悲声,“妹妹,船头风大,小心被风吹着,我们回船舱吧”黛玉点点头,心里感激宝玉的细心体贴

  且说这日,船到了扬州,众人弃舟登岸,直奔林府

  “爹,爹……”黛玉刚到府上,便疾呼父亲林如海近日确实身感异样,久卧病床,听得女儿声音,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摇摇晃晃地来到屋外:“黛玉,女儿”

  黛玉快步向前,俯身跪倒在父亲面前,“爹,我听说您……”说完,仔细端详着父亲

  “黛玉,放心,爹没事只是偶感风寒,信中所写,我也只是急着想见女儿,你莫怪才是”黛玉这才放下心里,破涕为笑,急忙引荐宝玉和贾琏与父亲二人急忙躬身跪倒施礼:“孩儿见过姑老爷”

  林如海看着眼前的两人:贾琏,外表虽也生得清秀,但仍难掩轻浮放浪,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那贾宝玉,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

  林如海一见,也是啧啧称赞,心中暗想:“天下果真有这般清秀的男儿,倒比女子长得还俊俏”然后,林如海急忙令两人起身说话林如海在与女儿黛玉的书信中,也早已对宝玉有所知晓:行为举止文雅、谈吐不俗,虽没有太多饱读诗书,却也才气逼人,丝毫没有大户人家公子哥的盛气凌人,对人和善友爱,无论贵贱尤其对身边女孩子格外细心周到对自己女儿黛玉,自是好不必说黛玉来信说起,也只是和这位“表兄”关系最好,言语中,不乏对其爱慕之情……林如海拉过宝玉,仔细与其攀谈,丝毫没有在意旁边的贾琏贾琏呆在一旁,也自觉无趣,辞了林如海,径自到“烟柳繁华”的江南,找乐子去了

  林如海道:“宝玉,你今年几岁了,可曾婚娶”在一旁站立的黛玉冰雪聪明,怎不明白父亲的意思,娇羞着脸躲进了里屋

  “啊,回姑老爷,我今年十六,尚未婚娶”宝玉似乎也不愿意当面提及“金玉良缘”的事

  “你在府上可曾读书读什么书”

  “啊,我们府上开了学馆,贾氏子弟都在那里读书,也不过读的《四书五经》罢了”然后,林如海又问了贾母等人的近况,一直聊了近一个晌午

  只是林黛玉和贾宝玉都不知道:林如海今儿看起来精神抖擞、红光满面,那只是一个人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表面现象当天夜里,林如海就开始昏迷不醒,任何人呼唤,就是紧闭双眼

  这时候的黛玉,早已哭成了泪人:“爹爹,爹爹……”的连声呼唤宝玉看此情景,也忍不住落下泪来,又一时找不出话安慰黛玉,只是轻拍着黛玉过了好一会儿,林如海才勉强睁开眼睛,微微张了张口,已说不出话来黛玉急忙俯身贴在父亲嘴边,努力听清每一个字:“恩,好,好……”黛玉含着眼泪,只一个劲的点头应着父亲末了,林如海吃力地伸手将宝玉唤到床前,将黛玉的手和放到宝玉手里,然后紧紧攥在一起,竟说不出话来……林如海是在凌晨巳时故去的,宝玉急忙令小厮找来贾琏,料理丧事

  却说,林如海心里一直惦念黛玉在阎罗殿,阎君道:“林如海,念你素日为官清廉、乐善好施,本王判你升入天庭,位列仙班”

  “阎君姥爷,我不想投胎神仙,只想照顾女儿黛玉,她从小体弱多病,现在又寄人篱下……如果阎君开恩,我愿下到十八层地狱”

  阎君思忖片刻,屈指一算:“来鬼去把空空道人给我请来”

  一旁的小鬼领命下去不多时,空空道人就手拿拂尘,身披道袍,笑呵呵地来到阎罗殿

  “阎君,唤小道前来是为何事”

  “道长你看,他就是绛珠仙子——林黛玉的父亲,是这么回事……”阎君便把林如海的事情说了一遍

  空空道人一皱眉,想了想:”好吧,我收回在绛珠仙子身上的法符,其他要看她的造化了”说完,空空道人把手里的浮尘往空中一挥,嘴里念念有词,一道黄色的灵符便飞入道人衣中:“林如海,这是一道‘泣符’,从此以后,你女儿眼泪就少了,哭泣的次数也有限,自然身体也就慢慢恢复了”林如海自是千恩万谢然后,阎君又吩咐小鬼请来“月老”

  “月老,但不知现在‘绛珠仙子’林黛玉和谁牵的红线”

  “阎君,你今儿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这儿可不能随便说,所谓‘天机不可泄露’”

  阎君笑笑:“月老,是……回事”阎君又把林如海的事说了一遍

  “哦,原来如此说句实话,那个贾宝玉,原本是和薛宝钗牵的红线,我昨个儿吃醉了酒,不小心在‘姻缘阁’撞断了贾宝玉和薛宝钗之间的红线,现在怎么接也接不上;那个林黛玉的红线更奇怪,自始至终也没有哪个人与她能牵的上线,现在还空落着”

  “月老,我看这是天意:那你试着把林黛玉和贾宝玉的红线牵着”

  “呵呵行,我试试”最后,因为阎君的帮忙,林如海无牵无挂地上了天庭,做了神仙

  府里连日的操劳,不觉让宝玉也消瘦不少,黛玉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想那宝玉,素日虽不是养尊处优,却也锦衣玉食,使奴唤俾现在,阖府上下都在忙着丧事,哪还有人照顾宝玉的起居,每日也是粗茶淡饭

  想至此,不觉又低头小声啜泣,娇声道“叫你别来,你偏要来,如今又消瘦了,老太太看了岂不心疼”

  “好妹妹,别哭了,当心哭坏了身体我并不打紧”这样的话语,贾宝玉一天也不知说上几遍只是,黛玉这次哭泣,竟没了眼泪,黛玉只当这几日为父亲的事连日哭泣,眼泪自然少了,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再说荣国府王熙凤,正和平儿闹着,人回:“苏州去的人昭儿来了”凤姐急命唤进来昭儿打千儿请安

  凤姐便问:“回来做什么的”

  昭儿道:“二爷打发回来的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日巳时没的二爷带了林姑娘和宝二爷同送林姑老爷灵到苏州,大约赶年底就回来二爷打发小的来报个信请安,讨老太太示下,还瞧瞧奶奶家里好,叫把大毛衣服带几件去”

  凤姐道:“你见过别人了没有”

  昭儿道:“都见过了”说毕,连忙退去

  凤姐见昭儿回来,因当着人未及细问贾琏,心中自是记挂,待要回去,争奈事情繁杂,一时去了,恐有延迟失误,惹人笑话少不得耐到晚上回来,复令昭儿进来,细问一路平安信息连夜打点大毛衣服,和平儿亲自检点包裹,再细细追想所需何物,一并包藏交付昭儿又细细吩咐昭儿:“在外好生小心伏侍,不要惹你二爷生气,时时劝他少吃酒,别勾引他认得混帐老婆,——回来打折你的腿”等语赶乱完了,天已四更将尽,总睡下又走了困,不觉天明鸡唱,忙梳洗过宁府中来

  许是受凤姐的影响,贾琏虽是第一次操办丧事,倒也井井有条:亲自扶林如海的灵柩回归苏州;并且负责最后遣散了林府的一干家奴,发放了银两,只留下一个姓李的老妈子看家护院自己带着林黛玉、贾宝玉一起回归京城

  【木石良缘】

  这日,船到京都靠岸,众人弃舟登岸,回到贾府老太太早就得到了他们要回来的消息,早早地就打发婆子、丫鬟在王府门前等候:“孙儿见过祖母”

  贾琏俯身跪倒,给贾母叩头“起来吧,链儿,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这时,凤姐和平儿赶紧过来扶过贾琏,往自己院里走去接着黛玉俯身方要拜时,早被贾母一把揽进怀里,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当下地下侍立之人,无不掩面涕泣,黛玉也哭个不住一时众人慢慢解劝住了,黛玉方拜见了外祖母‘这时宝玉还在王夫人身边,这会儿也急忙赶到贾母面前:“老祖宗”’

  “幺,宝玉,近日你也消瘦了不少我只叫你莫去,你偏要去……哎,服侍你的小厮怎么照顾你的”说罢,叫来跟随宝玉的小厮,一顿责骂贾母又回过头来与黛玉聊起扬州的事儿丫鬟们斟上茶来不过说些黛玉之父如何得病,如何请医服药,如何送死发丧

  不免贾母又伤感起来,因说:“我这些儿女,所疼者独有你母,已先舍我而去,连面也不能一见,今儿你父又故去,如今见了你,我怎不伤心”说着,搂了黛玉在怀,又呜咽起来众人忙都宽慰解释,方略略止住

  话说,宝玉回到怡红院,一进屋,就躺在床上:这些时日在扬州,真真累坏了她,从小也没有在贾府以外的地方住过一夜

  这时,袭人笑着端一盆清水走过来:“二爷,这几日累坏了吧来,先洗把脸,吃了东西再睡”宝玉赖在床上依然不肯动

  “我看,他是自找的:当初谁劝他别去,都不肯听,现在是‘自作自受’”晴雯在一边笑着幸灾乐祸袭人也不理她,知道她素日与宝玉开惯了这等玩笑,只是索性自个儿去拉宝玉宝玉这才坐起来,吃了些东西:自己在扬州的这段日子,吃的确实不好现在吃着家里可口的饭菜,竟比平时多吃了许多

  “你慢点,小心噎着”宝玉今天不仅吃得多,也吃得快——狼吞虎咽的

  在怡红院只休息了几天,宝玉心里惦念黛玉,心想:“她从小丧母,今儿又丧父,一定更容易哭了……”想到这儿,他快步去往“潇湘馆”

  来到“潇湘馆”,宝玉见林黛玉和薛宝钗正在对坐着绣花,有说有笑:“宝姐姐,林妹妹,你们好有雅兴”

  “是宝兄弟啊我和你林妹妹正学着绣花”说着,把手里未绣好的图案拿给贾宝玉,“我们也只是无事儿,绣着玩”

  宝玉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你也懂这个”林黛玉在一旁故意奚落宝玉宝玉也不理她,只是朝她脸上端详,“我去找雪雁帮一个忙”薛宝钗和林黛玉均是一愣,但并不在意,继续绣她们的图案

  “雪雁,有件事儿,我问你”贾宝玉斜眼看着屋内的两位,低低的声音询问雪雁

  “二爷,您有什么事”

  “我问你:林妹妹近日可曾频哭”

  雪雁掩嘴一笑:“回二爷,我们家姑娘只在回来时,哭过两回,近日却少了哭泣”

  “你说的可当真”

  “我哪敢欺骗二爷不瞒二爷,我也好生奇怪呢”

  近日少了紫鹃来给黛玉取药(人参、燕窝),贾母也好生奇怪,唤来王熙凤:“辣子,你近日可按时给你林妹妹准备了补品”

  王熙凤一听,赶紧陪笑着,来到贾母面前:“幺瞧老祖宗说的,我哪敢克扣妹妹的份额这几日没见妹妹差人来取,我也好生奇怪”

  “那你就不会派人给她送去”

  “去了妹妹屋里的雪雁说,前日拿去的还没用完,就拿回来了”

  “哦,你们去把紫鹃给我叫来”贾母仍不放心,紫鹃原是伺候贾母的,贾母信任“见过老祖宗”紫鹃俯身给贾母道了个万福

  “紫鹃,我问你:你们家姑娘近日用药怎样,身体好些了吗”“回老祖宗,说来也怪,我们家姑娘自打从扬州回来,就少了哭泣,身体也开始见好,药,自然就用的少了”贾母听完,闭目想了想,自言自语道,“恩,这就是了,想必是我姑老爷的照顾”王熙凤包括一旁站立的其他人都面面相觑,听不懂贾母的话语

  过两日,贾母见了黛玉:见她红光满面,与众姐妹有说有笑,气血也好了不少,乐得频频点头,心里甚是安慰

  再说这日,众姐妹和宝玉在“稻香村”举办诗社薛宝钗、林黛玉、迎春、探春、惜春、史湘云、李纨,还有刚入社的香菱,借着今儿天气好,都来凑个热闹

  共 695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曹雪芹所著的《红楼梦》作为四大名著之一,一直是中国文学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红楼梦》中表现了各种各样的悲剧,其中宝黛爱情悲剧是作为主线贯穿全文的本文作者所写的《宝黛外传》中的人物关系基本还是与原著一脉相承,但是却改写了原著中主要人物的命运宝玉黛玉喜结良缘,宝钗则入选后宫才女,香菱因怀孕竟被浪荡公子薛蟠善待,原著中一心想让贾宝玉获取功名的贾政居然让宝玉干自己喜欢的事,贾母因未看见宝玉、黛玉成婚焦急成疾,元春也不是原著中爆薨,而是带来喜讯——生了阿哥……一切皆大欢喜,符合了读者心中的愿望主要人物命运的所有改变竟是源于黛玉父亲林如海对女儿的深爱,黛玉的喜剧命运是他在临死时向阎君求情所致一篇《宝黛外传》,反映出父母之爱力量的巨大,它可以穿越生死,荫庇后代小说思路新异,立意深远,而且在叙述中无不展示着作者对名著研读的深透和强大的思维能力以及精彩的文字表达推荐赏阅,感受宝黛另类命运带来的阅读愉悦【:风逝】【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2:47:19 小风化悲剧为喜剧,让读者另眼读红楼,而人物还具有原来的神韵性情,结局却别开蹊径有意思赞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2楼文友: 21:5 :00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楼文友:201 -0 -26 20:54:25 嘻嘻,风儿改写红楼,别有味道

  喜剧,一笑记得续写,再来跟读了 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4楼文友: -17 19:47: 9 皆大欢喜,遂了众多看官的念想欣赏了

又拉稀又吐怎么办
心悸吃什么饮食
宝宝钙吸收不好怎么办
维生素D3滴剂青岛双鲸品牌效果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